Tag Archives: 中美舞林争霸

回应《不堪比较的“中美舞林争霸赛” 》

昨晚从微信一个舞蹈公共号上看到一篇叫《不堪比较的“中美舞林争霸赛” 》的文章,作者是北京舞蹈学院的教师刘建,还被金星老师微博转发了。看了之后有点小生气,实在忍不住要写一篇和他驳斥一下观点。由于初稿只用了一个小时,写的实在是过于仓促,文章逻辑没有仔细安排,言辞上必然有些激烈还请谅解。   作者首先说我们是拿中国的主流舞蹈王牌军和美国的非主流文化来做抗衡,拿了美国芭蕾舞团首席作比较。第一个观点已经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首先我想说街舞和爵士都是起源于美国,芭蕾起源于欧洲(起源意大利兴盛法国),如果要拿一个舞种来代表美国文化的话,难不成你要拿芭蕾做代表?我倒是认为爵士似乎更合适一些。职业一些的美国选手中Billy Bell也是出身百老汇的客座教授。只是人家观念不一样,觉得一定要拿一种通用的舞蹈语言来和你比拼,就选街舞爵士多一些,当然还有现代舞(他们也有代表来)。 图1: 芭蕾、街舞及爵士舞起源 然后再来看美国的舞蹈文化,我觉得已经不用说太多,从大量的美国关于舞蹈的电影中已经能看出来美国流行的舞蹈趋势是什么了。方俊评委有一次在点评的时候说的很好,这两个国家的舞蹈教育体系是不一样的:中国是考试,进舞蹈院校和各种歌舞剧院,而美国(自己补充:很大一部分舞者)是一层一层比赛上来的。这样比赛给了很多个人舞者更多的机会。大众比赛,像See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出来的人被美国大众认知的更多一些,这也是美国队选拔这次参加中美舞林争霸赛选手的标准之一,我们也能看到,这些参赛选手是各种比赛出来的冠军。因为经历比赛上来的人或许更有能力突破自己走到国际多样舞蹈共通的比赛之中。那么为什么没有美国的所谓的高贵主流舞蹈,你看看美版舞林争霸就知道了,去年第十季前二十强里面有芭蕾选手吗?没有啊!比赛到最后阶段的没有芭蕾干什么拿它出来。这些选手是contemporary dance现代舞、ballroom国标、hip-hop街舞、Jazz爵士、tap踢踏。除了踢踏之外其他舞种的选手这次都有涵盖(我也不感觉这些选秀节目现在已经选出真正适合来参加国际比赛的tapper选手),甚至还叫了客座教授Billy Bell,《舞出我人生》的编舞Phillip Chbeeb(其实这俩人也参加过比赛)。人家也是拿自己顶尖的选手和中国比赛好不好,只不过此顶尖非彼顶尖。如果Billy 和 Phillip你觉得还代表不了美国更高一个艺术欣赏层面的舞蹈的话,……。顺便再来一句,美国才多久的历史,能有多少沉积有内涵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比,只能拿街舞爵士出来了。我如果真从那些芭蕾舞团里来出一个首席出来,我都不知道他们适不适合过来和中国选手排一段其他舞种的双人舞。我凭什么要选这些人? 图2: 美国舞林争霸第十季前20强选手(没有芭蕾选手) 再来看看中国,中国舞蹈的大众化普及其实是这几年才开始的。我们的舞林争霸或者好舞蹈才举办了两年,选出来的选手必然没有美国11年出来的多。为了让中国舞蹈更好的融入大众当中,我们许许多多院团的演员肯走出来放下自己的架子参加比赛,你别说什么舞团首席参加比赛掉架子。中国选选手出来的标准和美国一样,从大众的比赛参赛者之中选拔,中国才办了两届,能选多少选手?那就只好从那些参加比赛但没的什么特别顶级的名次,但是来历比较“吊”的人选了。朱涵、威力斯、侯腾飞都是例子,你总不能从桃李杯荷花奖里面挑出来一等奖金奖的选手来比吧,中国老百姓不认识啊!我钦佩这些从院团里面出来走进比赛的舞者,他们愿意为中国舞蹈普及作出贡献。 图3:中美舞林争霸赛中方阵容(选手都是大众舞蹈比赛选拔出来的选手) 也许作者没搞特别懂美国的舞蹈文化?美国是进院团的很少去比赛,比赛的很少进院团。因为比赛为这些不进院团的选手提供了另外一个平台让他们还能被大众所知。一种高雅文化一种大众文化。但是中国让舞蹈成为大众文化的时候还没到,就恰好混合了。两个本身背景就不同。为什么要这么严厉的批评中国的参赛舞者? 然后作者说中国舞蹈的自虐自毁自黑。先是说舞蹈里面的技巧。作者批评舞蹈中不能有自虐式的技巧……那美国Rusell…